新葡京娱乐场网站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随着直播平台的迅速兴起,近年来也发生了多起未成年人在直播平台进行巨额消费的事情。时报也曾于8月份报道过两起。近日,广州的彭先生也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因为他14岁的儿子小风(化名)在暑假期间通过触手直播APP打赏主播,共消费了166765元。无奈之下,他拨打了杭州12345市长热线投诉。
2017-09-29 11:16:47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李睿   编辑:吴晶晶

父亲:14岁儿子两个月给主播打赏16万

今天中午,时报记者联系上彭先生,他的声音里满是叹息。彭先生一家是四川人,10年前来到广州打工。今年7月份,上初中的小风放暑假在家,他从手机上接触到了触手直播APP,并且进了一个名叫“大乃敌”的主播房间,看主播打游戏。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小风的账号

“最开始他打赏的金额是比较少的,后来发现打赏的多会受到大家的追捧。”彭先生说,可能是小孩子的虚荣心作祟,玩得越久,小风打赏的金额也越大。短短两个月,小风在直播平台上就消费了166765元。
那为什么父母一直不知情呢?彭先生说,学校的作业大都发在家长的手机上,“每次他要打赏了,就借口要看作业,用他妈妈的手机。”彭先生说,以前妻子使用支付宝密码的时候被小风看到了,“他记了下来,用手机转完账后再把转账短信删了,我们就一直没发现。”直到9月23日,小风的妈妈才发现支付宝里少了钱,问了一圈,又电话咨询了支付宝,才发现是儿子拿去打赏主播了。“当时我老婆直接气得进了医院。”彭先生说。
时报记者从彭先生发来的交易记录上看到,小风通过2个支付宝账户,总共进行了148笔充值,总额高达16万元。7月份的每笔充值金额大都在百元之内,但8月和9月的充值金额就明显增高,有多笔1000元、5000元的记录。其中在9月后期,好几天的充值总额在2万以上。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触手平台充值页面

时报记者在触手直播平台主播“大乃敌”的房间里,看到周榜、月榜和总榜的第一名都是一个叫“独宠大乃敌”的人,且打赏金额高达1.8亿触手币,远远超过第二名。而根据彭先生提供的信息看,这个“独宠大乃敌”正是小风。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总榜第一

彭先生说,这个主播还加了小风的QQ和微信,经常找他聊天。“这段时间内我小孩还跟两个触手平台的人在聊天。”彭先生说,其中一个是平台上弹出来的系统消息,上面声称送一名专属运营给用户,并附上了QQ号。
“我儿子加了之后,更加刺激了消费。”另一个是主动加小风的,QQ昵称叫“触手TV专属运营”。在彭先生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里,时报记者看到这个“触手TV专属运营”在告诉小风如何登上周榜。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触手直播平台弹出这一消息

所以彭先生认为,直播平台在没有实名认证的情况下,主播和平台运营人员都在变相怂恿未成年人消费,这才导致了小风花出了16万元,他希望直播平台可以退换费用。

直播平台:平台已经尽到提醒义务

随后时报记者联系上了触手公司,法务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和彭先生在之前已经通过邮件进行过多次交流。经过核查,公司也确实查到这样一个账号,“但说实话,我们并不知道是否是未成年人在操作,或者说这些支付行为是否是未成年人单独完成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平台的用户是通过手机绑定认证的,打赏充值需要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完成。支付平台绑定的银行卡都是成年人的卡,每一笔支付都需要输入交易密码,根据用户目前提供的资料确实没有办法证明2个多月100多笔充值行为都是未成年人完成的。”
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真的如用户所说是未成年人充值,那么家长的心情我们确实可以理解,只是作为监护人,是不是也应该想一想有没有尽到监管义务。”该工作人员向时报记者展示,触手平台充值等界面都有“未成年人应在监护人的陪同或许可下操作”的明确提示。
另外,工作人员也给时报记者提供了一些小风和主播的聊天截图,截图上显示小风跟主播说自己已经18岁了。“触手的工作人员对时报记者说,希望用户能够提供有效充足的材料,公正合理的解决此事。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小风告诉主播自己18岁

专家说法:实际上反映了家庭亲子关系紧张

时报记者为此也咨询了上城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研究员周志君。听了小风的事,周老师表示这是典型的亲子关系可能出现问题的案例。她认为,从现实角度来看,这是新型网络财物纠纷问题,从家庭教育的角度来看,存在孩子失管问题。“但从心理上来说,这实际上反映了父母对孩子了解不深,导致孩子的认同感不足,使得他沉迷于虚拟世界。”
周老师认为,16万“不翼而飞”,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是物质上的,家长更应该接受因亲子关系紧张而带来的教训。“相比于钱,其实孩子损失的更多,这是精神上的。”她认为家长应该及时调整和孩子的关系,要对教育方式做出改变,“父母要对孩子的兴趣点等有基本的了解,并且要能够理解孩子,要让孩子感受到父母对他的爱。”
周老师说:“所有孩子做出的一些出格行为,根源一定埋在小时候,尤其是6岁之前。”这关系到孩子的性格养成,“虽然现在可能有点晚,但还是可以做出改变。”她认为,父母不仅要在财物方面加紧对孩子的监管,还需要建立有益的亲子关系。
又是直播平台!14岁男孩2个月不到花了近17万……

网络图

律师说法:相关法律仍是空白,只能协商解决

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的陈树杨介绍说,十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须由法定代理人代理或征得法定代理人同意。另外,今年10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民法总则》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下限标准从民法通则的十周岁下调至八周岁。
“如果一个14岁的孩子在超市等线下场所消费了16万,这就属于不合理消费,在法律上可以撤销。因为这种情况商家未尽到应有的审核义务,存在过错。”陈律师说,“但本案的消费发生在网络平台中,商家难以审查用户的年龄。”他表示,关于未成年人直播消费这一块,目前相关法律仍是空白。
此前,时报记者也曾联系过杭州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消保委工作人员表示,根据受理导责,消协所受理的投诉一般为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时与经营者之间产生的纠纷。但就这件事来说,消费者和主播之间不存在消费关系,而直播平台为主播提供服务,并起到监管作用,与消费者之间也不存在消费关系,因此这不属于消费行为。
市消保委借此呼吁:希望平台加强监管,采用一些人脸识别功能杜绝未成年人参与直播;其次父母要尽到监管孩子的责任,严管孩子上未成年人不能参与的网站;最后,学校和家庭也做好孩子健康消费的教育,引导孩子正确消费,理性消费。
就这个案例来说,陈律师认为家长作为监护人也应该承担部分责任,“如果想退钱只能跟直播平台协商解决了。”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和镜像;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直播平台 打赏 未成年

上一篇:今天下午灵隐寺里突然烟雾腾腾,消防队员拿着水枪冲了进来……
下一篇:杭州“小红车”还车难?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两大举措破解难题!

热点
关注我们